• 欢迎访问速搜资源吧,如果在网站上找不到你需要的资源,可以在留言板上留言,管理员会尽量满足你!

神州系大溃败?起底瑞幸造假背后陆正耀资本局|观潮

科技信息 admin 2个月前 (04-04) 7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中概股瑞幸咖啡业绩造假一事,正在引发多米诺效应。

4月3日,也即是瑞幸咖啡承认造假的第二天,港股上市企业神州租车盘中一度暴跌70%,最终紧急停牌。停牌前股价1.96港元,下跌54.419%,市值缩水49.6亿港元;新三板挂牌企业神州优车当日收盘也暴跌21.75%报10.04元,市值蒸发74.9亿元。

而三家上市企业背后,都有着共同的董事长、大股东陆正耀。这位十分擅长资本腾挪的闽商,也正品尝着资本带来的苦涩。

神州系大溃败?起底瑞幸造假背后陆正耀资本局|观潮

大厦基石

在陆正耀的资本局中,神州租车可谓是第一块拼图。

实际上,在神州租车之前,陆正耀还有一次汽车领域相关的创业。2005年,他成立了UAA(联合汽车俱乐部),将美国AAA公司模式引入中国,主要提供汽车救援、维修和保险服务。

陆正耀的计划是通过发展会员收会员费的模式来赚钱,UAA开业后拼命在市场砸广告、烧钱抢市场,但一直没有效果。后来他才将目光瞄向了租车市场。

2007年9月,神州租车在北京注册成立,算是继承了UAA用钱砸出来的用户。但在当时国内汽车租赁并不十分普及的背景下,只有扩大规模、增加覆盖城市才能打响品牌。2010年9月,神州租车获得联想控股注入12亿元;2012年7月,再获得华平投资2亿美元股权投资。神州租车在资本的加持下开启了疯狂扩张。

神州租车当即制定了“5年内车队规模突破10万辆”的发展规划,并在2010年11月斥资6亿元完成了一次性采购6000辆大单,这在当时可谓是大手笔。

截至2014年7月,神州租车在国内169个主要城市拥有约1000多个直营租车网点,车队规模近13万台。不到5年便实现了此前的目标,成为中国最大的汽车租赁企业。

2个月后的2014年9月,神州租车于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上市,成为中国汽车租赁行业上市第一股。发行价8.5港元,首日开盘价为10港元,上涨17.6%,以开盘价计,公司市值近230亿港元。

实际上,神州租车的上市,也是现任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和大钲资本CEO黎辉的助推。

当时刘二海在君联资本的前身联想投资,担任董事总经理。正是他主导联想投资了神州租车,这也是刘二海创办愉悦资本之后,继续投资神州专车、瑞幸咖啡这些陆正耀主导的创业项目的重要原因。

黎辉曾担任华平投资亚太区总裁,华平投资神州租车便是他对陆正耀的支持。而成立大钲资本之后,黎辉也参与了瑞幸咖啡的投资。

神州系大溃败?起底瑞幸造假背后陆正耀资本局|观潮

资本腾挪

不过只做大车辆规模也遇到了瓶颈,那就是车辆的出租率问题。砸重金购买的车辆如果没有人使用,将带来巨大的成本压力。

在神州租车以租赁业务成功上市的同时,2012-2014年间,滴滴、快的等手机打车软件开始风行。陆正耀也认真研究了C2C模式的网约车平台,但他最终的结论是C2C模式要向乘客端和司机端投入大量的补贴,盈利模式走不通。

B2C模式成为陆正耀坚定看好的方向。在他看来,一方面是B2C模式直接向乘客收取专车出行费用,盈利模式十分清晰;另一方面车辆和司机均由公司运营和招聘,成本固定,随着运营效率的提升就会出现规模效应降低成本。更何况神州租车还有着自己买来的现成车辆。

2014年12月,神州专车开始试运营,并自2015年1月正式在全国60大城市推出。半年后,神州租车宣布战略投资神州专车1.25亿美元,还有华平投资和联想控股旗下君联资本参与的1.25亿美元;后来神州专车在短时间内又进行了多轮融资。

2016年7月,神州专车的运营主体神州优车挂牌新三板,号称网约车第一股。至此,陆正耀已经拥有了两个上市公司。

在汽车领域摸爬滚打多年的陆正耀,想的不只是汽车租赁和网约车。在神州优车里,陆正耀新设立了神州车闪贷和神州买卖车,分别布局汽车金融和汽车电商。

陆正耀的设想是建立一个汽车生态圈,神州租车购买的汽车可以向用户出租,也可以给神州专车来用,新车和使用过的二手车通过神州买卖车来销售,神州车闪贷则提供金融支持,形成完美闭环。

在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两个上市公司之下,陆正耀也用尽资本腾挪之术,两家企业交叉持股,业务上也存在关联。比如神州专车基本上全部采购神州租车的车辆,可以获得成本优势;而神州租车也因此多了收入,提升了车辆利用率和利润率。

新浪科技梳理神州优车历年财报发现,神州租车一直是神州优车的第一大供应商。2015年神州优车向神州租车采购金额为14.9亿元,2016年高达29.4亿元,2017年进一步增长至29.5亿,2018年则降至10.01亿元。

而神州租车的营收也在2017年达到历年最高的77.1亿元,2018年开始出现营收净利大幅下滑,2019年营收虽然恢复增长,但利润继续下滑。神州租车在解释营收中的车队租赁收入大幅下降时表示,主要就是神州专车车队规模缩小所致。

实际上,这也与神州专车的市场表现有关。

2015年2月,滴滴与快的合并;2016年8月,滴滴再与优步中国合并。从此滴滴在中国网约车市场一家独大,并且滴滴除了C2C模式之外,也在发展B2C模式,得以更快的满足不同人群需求,从而进一步占领市场。

就在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的次月,神州专车也推出了U+平台,开放C2C模式,不过似乎时机已晚。2015年和2016年神州优车的专车收入增长迅速,到2017年便遇到了瓶颈,2018年甚至收入直接腰斩。

2018年爆发了网约车行业的安全事件,而神州专车的自营司机数直接从2017年底的33247人,缩减到2018年底的5841人。神州专车在财报中解释称,一方面是监管趋严逐步清退不合规车辆和司机,另一方面公司也在逐步将自营司机向优驾(U+)司机转型。

但神州优车和神州租车似乎都出现了增长乏力的状况。陆正耀在2017年开始推动神州优车对神州租车股权的收购,最终在2018年3月完成,神州优车持有神州租车约29%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四面出击

“神州优车挂牌后将有近120亿元现金,神州租车可调用的现金将近100亿元,所以我随时可调配的现金资源有200亿元左右。”陆正耀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表示。

在专车业务遭遇瓶颈之后,陆正耀似乎加快了布局新业务领域的脚步。

2017年6月,神州优车宣布成立优车产业基金,总规模为100亿元。由从华平投资离职加入神州优车、但只担任了2个月副董事长的黎辉担任该基金董事长及管理合伙人。优车产业基金的首笔投资便新势力造车企业小鹏汽车。

同样在2017年6月,原神州优车COO钱治亚注册成立瑞幸咖啡,并于2018年1月开始试运营。值得注意的是,钱治亚虽然担任瑞幸咖啡CEO,陆正耀则是董事长,并且是第一大股东。

实际上,神州租车、神州优车和瑞幸咖啡的办公地就是在同一处,有些员工和资源甚至是共用的,瑞幸咖啡也得到了刘二海和黎辉的投资。而有投资机构相关人士表示,曾有意与瑞幸咖啡接触了解,但似乎瑞幸方面比较抵触。

在资本的加持下,瑞幸咖啡以陆正耀在神州租车时代的打法迅速扩张规模,明确设定开店目标,投入补贴吸引用户。你甚至可以看到,神州专车从推出到挂牌新三板用了不到两年,而瑞幸咖啡的上市也是。瑞幸上市之后,陆正耀还曾在公开场合称,“外界评论瑞幸咖啡常用的一个词叫‘蒙眼狂奔’,其实我要说,狂奔是真的,但是并不是蒙眼。瑞幸咖啡的每一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都是经过精密计算。”

除了看似与主业不相关的瑞幸,陆正耀的野心似乎更大。在优车产业基金投资了造车企业后,陆正耀还要亲自下场。

2018年7月,五龙电动车公告称,神州租车拟每股0.06港元的价格认购90亿股,合计港币5.4亿元。同时,还将认购6亿港元可换股债券。以五龙电动车股本计算,完成认股后,神州租车将占有五龙电动车22%的股权,成为其最大股东,如果完成债转股,股份比例将扩大至37%。

不过让五龙电动车尴尬的是,神州租车一直在推迟订立正式协议,从2018年7月多次拖延到2019年8月,最终神州租车宣布放弃认购。

实际上,陆正耀是在通过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两个主体来寻找目标,神州优车也在瞄准一个收购标的:宝沃汽车。

2018年12月,北汽福田公开挂牌转让宝沃汽车67%的产权,一家名为长盛兴业的公司以39.73亿元的价格获得。不过北汽福田向宝沃汽车提供了金额为42.7亿元的股东借款,收购方应对上述借款提供北汽福田认可的合法有效的担保。而神州优车在公告中披露为长盛兴业提供了不超过24亿元的担保。

另外神州优车2018年年报还披露,2018年曾向长盛亿鑫提供4亿元的借款。工商资料显示,长盛兴业正是长盛亿鑫的子公司,法定代表人皆为王百因。

而4个月后的2019年3月,神州优车就宣布,以41.09亿元的现金受让长盛兴业持有的宝沃汽车67%股权。这位陆正耀的同学和朋友王百因转手就赚了1亿多元的差价。

走向崩盘?

接手宝沃汽车之后,陆正耀的汽车产业生态再加一环。神州优车官方的说法是,通过产业链改造和平台赋能,实现产销分离、渠道重塑,重构汽车消费,重新定义汽车新零售。该模式旨在将传统汽车销售模式由“重”转“轻”,通过重新定义主机厂、经销商和消费者关系, 打造最高效的渠道、最下沉的网络、最灵活的产品。

神州优车的这套描述似乎与瑞幸咖啡对传统咖啡行业的新零售改造有些相似。

另外,宝沃汽车具备传统能源和新能源整车双生产资质,宝沃生产的汽车可以提供给神州租车,神州专车又可以采购神州租车的车辆,新车和二手车可以通过神州买买车销售,神州车闪贷提供金融服务。

虽然看似形成了产业闭环,但涉及到不同的上市公司之间关联交易,还是可能会存在灰色地带。

另外,这一切也并未陆正耀预想的那么顺利。收购宝沃汽车之后,神州优车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显示,实现营收19.19亿元,同比下降48.98%;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利润为-6.52亿元,同比下降550.28%。

另外,今年1月福田汽车发布公告称,向长盛兴业转让宝沃汽车67%股权的39.73亿元交易款中,有14.81亿元交易款逾期;4月2日,福田汽车再发布公告称,长盛兴业需要交付的14.81亿元延期到2020 年12月31日,需要长盛兴业指定第三方为上述债权提供担保。

至于神州优车控股子公司宝沃汽车应付的股东借款本金为46.7亿元,福田汽车和神州优车商定,宝沃汽车可用评估值约40亿固定资产(含在建工程)抵偿欠付的约40亿债务方案。抵债后剩余公司股东借款本金约9亿元及剩余的全部利息仍按原协议约定在2022年1月17日前偿还,届时根据北京宝沃资金情况可协商,但最终偿还时间不能晚于2023年1月17日,且2022年1月17日前偿还额不低于50%。原担保方继续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从福田汽车的公告来看,长盛兴业、神州优车以及宝沃汽车显然是资金偿还能力出了问题。

不过让陆正耀和神州系尴尬的是,随着此次瑞幸咖啡数据造假引发的连锁效应,本身就财务状况不佳的神州优车和神州租车,在股价连续暴跌之下将面临着更加艰难的境地。

‘);
(window.slotbydup = 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u3978666”,
container: s
});
})();


速搜资源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神州系大溃败?起底瑞幸造假背后陆正耀资本局|观潮
喜欢 (0)
[361009623@qq.com]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